滾滾白肉球

【原创/轻奇幻】龙和勇者的研究日记 04

好開心啊~~~又看到可愛的金幣跟帥氣勇者,雖然勇者總是嫌麻煩,不過對自己的法師還是有問必答的,(就說你們感情很好) 而且對破壞場地的賠償要負責這件事,讓我對勇者大人佩服不已!! (果然只要搞事就都能接受嗎??)

-----------------------------------------------------------------------------

文/灵雪狐

勇记龙记系列:

文/灵雪狐


*勇记的续篇,发生在勇记结束一年后。

可能需要看过勇记正篇才能看懂,不过会尽量写得可以独立阅读。

详细说明在目录页↓↓↓


目录




“看吧!你还说没有,才多大年纪,就得痴呆症了?”

站在我身后看向抽屉,刘屠龙举着手里的杯子粗声粗气地说。

我懒得接他的话,把信封拿出来,左看右看,还是没敢直接拿拆信刀去开封。

“看我干什么?”接收到我求助的眼神,刘屠龙不为所动。

“这个……应该是魔法协会寄来的?”我小心地两手捉着信角举起来给他看,“拆信有什么讲究吗?物理拆解会不会爆炸?”

“这是什么话,你还算是一个法师吗?”他满脸鄙视,“这封信是怎么到你手上的?”

我愣了愣:“我……我不知道。就是和高考的通知书一起寄来的,但是我爸妈都说没有见过这么一封信。”

“简单的暗示魔法,减低它的存在感,”刘屠龙打了个响指,“它当然是正常的通过邮递员寄到你手上的,只是所有的人都会收到一个必须把它送达到你这里然后忘记这件事的暗示,所以不需要出邮费,魔法协会那些老头子们总是干这种小气巴拉的穷酸事情。”

我愣了好半天,又把信封正面转向自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懂得好多啊。你是不是被什么大法师的恶灵附身了?”我不可思议地说。

“别瞧不起人了,这种常识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被那种东西附身的人不是你吗?!因为你要问我才好心回答的,你还想怎样?!”他勃然大怒。

“好的好的,那么我就拆信了。”我连忙翻出拆信刀来转移话题。

抽出里面的信纸,我没敢多看,先小心凑近闻闻,没有什么特殊的气味,这才放在桌上小心铺开,却发现整整四张厚实雪白的纸上,什么字迹都没有,只能隐约看到一些闪着光斑的暗痕。

从光的流动上看可能是水元素和什么其他元素的混合物,但和我平时看到的墨水类物质又有很大不同,好像被什么遮蔽住了,模模糊糊的。

“这个……是不是要……要用那个什么,渗透?”我非常努力地回忆着很久前递交申请书时的过程,“把光元素送进纸里才能看到上面写了什么的……”

“差不多吧,你能不能快点,我等得饮料都凉了。”刘屠龙催促。

“你的饮料本来就是冰镇的,硬要说也是等得饮料都热了……”

看着比寄出申请书时还要破旧不少的钢笔,我很怀疑它到底还能不能好好地放出法术来。毕竟一年前我都还没能好好地掌握攻击和防御法术,现在已经又多学习了很多东西,这支被我用来做法杖的笔磨损速度急剧加快,让我总担心某个时候它撑不住就碎成一把渣了。

“那我放法术了,你坐远点。”我紧张地说。

“你都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不要那么怕干扰,这么安静都放不出法术,到了战斗时怎么办。”刘屠龙用自以为很和善的语气教导我。

我握着钢笔,紧盯信纸:“我不是怕干扰,我是怕钢笔爆炸,碎片扎到你。按师父的说法,这笔至今还没炸已经是奇迹了。”

他立刻撅起屁股提着椅子往后一直挪到了房间角落。

不管是运气好,还是仅仅碰巧,如果其他人都没哄我,那我所学习的法术可以算是开创现代魔法的正宗体系,也就是【西里尔式】。在这个法术体系里,最开始要学的是十五个基础手势,在寄出申请表那时,我还没法完全背下来,现在倒是已经倒背如流了。

基础手势中,【渗透】是一个很少用到的咒语,但却因为难度很高,会被用在各种奇怪的地方。比如像这种测试法师水准的审查,就必须用基础手势中最难的这项来打开障眼的屏障,虽然我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原理是什么。

“翻墙过去。”

我低声念出咒语之后,空气中游离的光点立刻在笔尖上聚拢,继而缓缓匀速散入信纸中。看到信纸渐渐发光又黯淡,我终于能看清上面显露出来的字迹了。但那字仍然是用非常浅淡的元素来书写的,如果换成没有法师资格的其他人,恐怕还是看不清楚。

“解开了?写了什么?”

刘屠龙还是坐得远远的,没有过来的意思。

“嗯……我看看。好……好长!”

我低头仔细读上面的字,就一阵头大。虽然是中文,却感觉很难看懂。

“法师搞的文书都这样,哪像骑士寄来的文书,一般就几句话,特别爽快。你就直接说重点。”刘屠龙从鼻子里哼一声。

“骑士又是什么啊……”我匆匆扫视几页纸,“呃……这信一开头倒是直接说了感谢我久等,我已经通过协会的资格审查,可以参加法师的试炼了,后面全都是注意事项和免责说明。”

“哦,确认通过就行了,那些看不看都无所谓。”

“当然有所谓了!”我往后读着读着,心里就咯噔一下,“免责事项里第一条就说,试炼有可能引发重伤或者死亡,他们都不负责呢!”

“废话,不然能叫试炼吗?”刘屠龙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情,反而对我嗤之以鼻,“好像我通过的试炼都不会死人似的。”

“不能把我跟你比啊!还要我重复几遍啊!”我心惊肉跳地往后看,“后面还说,因为自身操作失误引发场地损坏,还要赔偿!我怎么赔得起!”

“那种啊,没事,我给你付。”

“……”我吃惊地抬起头,“真的?”

对面的人满不在乎地跷起大长腿:“你以为试炼场地是那么容易坏的吗?那地方都有上位法师设的结界保护,你要是能撕裂那种保护破坏到场地,毫无疑问就是世界一流了,区区赔偿费又算什么?去破坏吧,用吃奶的力气随便干。”


评论
热度(6)
  1. 滾滾白肉球勇记龙记系列 转载了此文字
    好開心啊~~~又看到可愛的金幣跟帥氣的勇者,雖然勇者總是嫌麻煩,不過對自己的法師還是有問必答的,(就...
© 滾滾白肉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