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滾白肉球

【原创/轻奇幻】龙和勇者的研究日记 05

勇者的行動力真是..........超~級~好~,(金幣是不是已經習慣這種行李式攜帶??) 話說這欲言又止的態度不會讓金幣追問,可是會讓我很好奇阿!!(抓頭!!)

順便稱讚一下屠龍先生在這章又展現出 ---在鬧彆扭中會幫你翻譯拉丁文-- 的功能!!

--------文/灵雪狐-----------------------------------------------------------

勇记龙记系列:

文/灵雪狐


*勇记的续篇,发生在勇记结束一年后。

可能需要看过勇记正篇才能看懂,不过会尽量写得可以独立阅读。

详细说明在目录页↓↓↓


目录




虽然他可能是好意,但这话听起来却莫名有种教唆人干坏事的感觉,我决定无视过去,继续读手里的信件。

四张纸,第一页是我能够猜想到的申请通过之类的说明,盖有烫漆章,后两张是多达几十条的注意说明,最后一页才终于是很简单的一张有着特殊底纹印花的纸,这张纸非常厚,比起另外三张要更厚一倍,举着更像卡纸了,上面写有几串完全看不懂的外文,右下角还留了一个看起来是要签名的地方。

“这张是什么啊?为什么不是中文的?”我把这张卡纸递给他看,“下面那个地方是不是要我签字?”

刘屠龙看了一眼,都没伸手接过去。他只是不耐烦地摆手,看来已经失去继续解答的兴致了。

“不要什么都来问我,我又不是万能的,法师的事情你自己去问那条黄虫子,这上面写的大概是拉丁文,我自己收到拉丁文的信都是拿去让我爸翻译的。”

等等你在什么情况下还会收到“拉丁文信件”这种听起来很高贵的东西啊?

“是吗,你也不知道啊,那师父到底什么时候夏眠结束啊,我拿去问问他。”

“谁说我不知道?!我只是懒得说!”刘屠龙忽然开始闹别扭。

“你到底知不知道,知道就快说。”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想怎样了。

“这张纸显然是你去参加试炼的时候要带的资格书啊,那上面签名的位置不是要你签名,是要你的魔法导师签名,那之后如果出事,你的导师是要来回收你的遗物替你办后事的。啊对,就像做手术的时候让家属签字免责一样。”

“不不不对吧!你不要说得这么可怕好像我肯定会死一样!”我慌了起来。

“这就要去问教你的那个蠢虫子了。这张纸是像魔法机关一样的东西,他只要签了字,魔法协会那边就会知道你已经做好了参加试炼的准备,之后试炼内容之类的都是他和协会沟通的,问我也没用。”

听刘屠龙虽然不情不愿,却还是倒背如流地说出一大堆,我又不由得愣住,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问出来。

“你到底是为什么对法师协会的事情这么熟啊……之前我学魔法的时候,你都没显得这么博学的。”

“我一个屠龙者为什么要知道魔法那点破事!这些明明都是常识,要不是前代主角那家伙——”

刘屠龙说到这,忽然把话吞了回去。

这个人会吞吞吐吐实在是比天地裂变都稀奇,看他的眼神是看到了什么才会这样,我不由得顺着他的目光看看自己。

“那家伙?你在说谁?”

他似乎在看我的手附近某处,但我没看出自己身上有什么污渍,或者足以让他把要出口的话吞回去的奇怪装饰,我又接回他的话题问下去。

“……没什么。反正就是看别的资料时,不得不被逼着顺便看了很多法师试炼还有魔法协会的记载,看太多遍就记下来了。”

忽然被什么提醒而回复冷静,刘屠龙晃着茶杯平静地解释。他虽然说得很简略,可是“看资料”这种行为本身放在他身上就特别的稀奇,但我好奇心没那么强,可不想再继续追究下去。

“好吧,我试着去找找师父,如果他忙着睡觉不理我,那我就去找你师父问问这事……”

教授了刘屠龙战斗和修炼方式的罗老师,和他完全不一样,我记得是一个非常有常识和逻辑的正常大人,虽然很久不见了,但是如果我去问,他肯定会好好回答我的。

“贤者最近出国了,你可找不到他。他老婆的三弟的儿媳妇带着孩子离家出走了,他满世界跑着帮忙找人,鸡飞狗跳的。”

刘屠龙说得好像是别人家的烦心事,但看他一脸幸灾乐祸,完全没有为自己的老师分忧解惑的意思。

“老婆的三弟的儿媳妇的事他也要管吗……真不容易啊……”我很迷茫。

“要管啊,我的事他不都管了嘛,他就是那种劳碌命啦。”刘屠龙摆摆手。

“你的事?”

“对啊,我们刘家也是他的远房亲戚了,但是我爸去请他,他还是答应下来。屠龙家族之间基本都是这样互相帮忙的风格啦。”

嗯……所以说那个罗叔叔虽然是精通各种知识,却其实是屠龙者那边的人吗,那我这个龙教出来的学生拿着信去问他也真是很微妙了呢。

“还有什么事没有?没有我回去了,我很忙。”刘屠龙看了眼挂在我房间墙上的钟,忽然开口。

“忙着打游戏吗……”我完全不觉得他会忙着做什么正事。

“马上就下午四点了,我要去换身正装,骑士那边要派人来接我去开个会。”

想不到他说出来的竟然还真是听着很正经很像那么回事的回答。

“……啊?”我反应不过来了,“正装?开会?你去找了兼职?”

“什么兼职?”刘屠龙自顾自走到窗边,一只脚都已经踏上窗框了,这才挑起浓眉,“我十八岁之后,本来就已经是骑士组织注册在职的成员啊。他们有工作委托我就得去,这是我本职,怎么就变成兼职了?”

“嗯?嗯嗯?”

我站起身来,跑到他身边拖住胳膊不放。

“等等回来,我从来都没听你说过,骑士是什么!工作委托又是什么?!好像很好玩的样子!”

他看了我一秒,好像用那颗很少思考的脑袋推敲遣词片刻,这才露出嫌麻烦的表情抖开我的手。

“解释起来太麻烦了,我拒绝。”

好吧,这也是预料之中的回答啦。

正当我收起好奇,打算放他离开时,他却伸手过来,反向抓住了我的手臂。

“正好我要去开会,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你自己用眼睛去看不就好了。”

“啊?!”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他极大的力量拽歪了平衡,下一秒就感觉有铁刑具牢牢拷住了我的胳膊和腰,整个人从窗户跟着刘屠龙飞出去了。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不要动不动就扛人跳楼啊啊啊啊!”

我愤怒地迎着风声咆哮抗议,竭尽全力用手按住家居长裙的裙摆挣扎,然而完全无法反抗把我夹在臂弯里带出家门的压倒性力量。


评论
热度(8)
  1. 滾滾白肉球勇记龙记系列 转载了此文字
    勇者的行動力真是..........超~級~好~,(金幣是不是已經習慣這種行李式攜帶??) 話說這欲...
© 滾滾白肉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