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滾白肉球

【原创/轻奇幻】龙和勇者的研究日记 06

穿著睡衣見隊長的爸爸,這操作很穩,不愧是正式隊員, 

勇记龙记系列:

文/灵雪狐


*勇记的续篇,发生在勇记结束一年后。

可能需要看过勇记正篇才能看懂,不过会尽量写得可以独立阅读。

详细说明在目录页↓↓↓


目录



“所以你就把她带过来了?说清我们之后要去哪了吗?”

和刘同学有着几乎相同面孔但性格就像天使的中年男人像看智障一样看着我旁边的人。

“说了啊,我要去开会,她想随行,我就带她了,我一路扛过来很累的,先让我喝杯水。”

面对来自亲爸的质问视线,刘屠龙也是不为所动。

我两手抓着睡裙边,试图把松垮垮的腰摆正,但这条穿了好几年的睡衣早就不可挽救了。虽说我以前也来过刘屠龙的家好几次,但好歹都是以同学的身份正经拜访的,哪有像这样穿着拖鞋披头散发还挂着一条褪色睡裙的狼狈样。

正无所适从,我忽然感到脖子发痒,伸手去一掏,拽出来几片刚才在空中飞的时候夹到的树叶。

“你……能不能做事带点脑子……”

刘爸爸无可奈何地看着毫不在意自己走进餐厅去倒水的儿子。他用道歉的目光看着我笑了笑,我也尴尬地对他笑了笑,看来我们两个人都知道刚才那句话没什么用。

“真是不好意思啊,他一会要去办的是我们家族内部的事情,其实不用牵扯到你的,要是你觉得不太方便,我一会开车送你回家吧。”

刘爸爸真的是长得又帅人又亲切,抛开他的那个儿子不说,刘家还是对我挺好的,非常有人情味,但让同学爸爸专门开车送我回家这种过高的待遇,还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没关系没关系,谢谢叔叔,我自己能坐车回去,本来他好好跟我说有什么事的话,我还是愿意跟着去看看的,放假没事嘛,”我几经努力总算扯平了睡裙,在客厅沙发上找个角落坐下来,“我现在这样,哪都去不成啦。”

“谁说去不成?你没中毒,没骨折,也没有裸奔,你还要怎么样,烫头化妆啊?”

刘屠龙不可思议地从餐厅探头出来看我,那满脸茫然好像真的是没发现我的衣着有什么问题。

我只能把他的话题忽略过去了:“叔叔,他刚才和我说,他已经开始工作了,还不能离开本地,是不是这样啊?”

刘叔叔正打开冰箱给我拿饮料,听我这么问,略微思考才点点头:“他这么说也对吧。真要解释倒很复杂。”

看叔叔端了橙汁和小点心来,我终于有种被款待的感觉,心情好了不少。盘子里的曲奇都有很可爱的形状,我拿起一个尝尝,发现甜香扑鼻,酥酥软软的非常好吃。

“好吃吗?喜欢的话带点回去吧,这是他妈妈做的,”刘叔叔从我表情看出了我的口味,“我不怎么吃甜食,她做得太多了。”

“给我留下!我还要吃呢!”刘屠龙又探头出来喊。

“你不是原来喜欢吃苦的吗?!什么时候口味又改了!”刘爸爸语气陡然变凶,显然对他的多变很有意见。

“甜食是我叫我妈做的,我本来就饭量大,哪里做多了,不行,一个也不许带走。”

刘屠龙端着杯子跑过来,张开大手就从我面前的盘子里抓了大把点心,全都塞进嘴里。

“你能不能注意点礼貌,太丢人了,又不是小学生!孔融让梨听过没有?!”

刘爸爸抬起一脚把他踹出去半米,刘屠龙一跃而起,反扑过来抓着爸爸的两手就开始角力,两人差不多高,在屋里动起手脚来就像巨人族打架,我只能瑟瑟发抖地抢过饮料杯躲回沙发角落等风浪过去。

刘屠龙虽然口头上说得很了不起,不过再怎么吹牛,他也还是跟我同龄的学生,对爸妈的管教还是很怕的,不知道实际上动手到底谁赢,总之闹过一会,他就被爸爸提着领子扔到阳台上去思过了。

刘爸爸整理着被扯歪的领子气哼哼走回来,看到我才表情缓和少许:“让你看笑话了,那小子,我总觉得他是被光元素吃了脑子,有时候真搞不清他在想什么。”

说得对,我也这么觉得。

“这么说吧,他接下来是要代表我们刘家,去见世界上比较有名的几大骑士家族——这是现在的叫法了,以前都是屠龙军的派别,但现在毕竟没龙可杀,类龙生物都属于研究用的珍稀物种,这叫法也就过时,被改掉了。”

坐在我旁边,叔叔喝着水,终于开始解答我的疑惑。


评论
热度(9)
  1. 滾滾白肉球勇记龙记系列 转载了此文字
    穿著睡衣見隊長的爸爸,這操作很穩,不愧是正式隊員,
© 滾滾白肉球 | Powered by LOFTER